健康快讯-盘点近十年最失败的6起百亿级医药并购案例

健康快讯 2020-03-26111未知admin

  文 沐沐

  资本对于产业的推动作用不可忽视。对于大型药企来说,并购是其全球化业务扩张和布局的重要手段。而且,为了应对自身产品专利悬崖、获取新产品、保持业绩的持续增长,药企出去寻觅“可口”的猎物是最佳解决途径。

  不过,“买买买”并不是总能买到适合的。有时候可能撒出了一笔巨款,换来的却是一场噩梦。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拜耳收购孟都山(该案例收购的是农业,下述就不予以列出),直到现在其关于农达除草剂致癌的诉讼还不断,并为此裁员数万人。下面笔者根据Fierce phar及SVB Leerink统计并评选出的近十年来最失败的并购案例,遴选出了6个并购金额超100亿美元的案例与大家分享。

  图表1:近十年最失败的6起百亿级医药并购案例

  Actelion是一家的生物制药,其主要致力于罕见疾病的药品研发。在被收购前,其在肺动脉高压(PAH)领域算是一枝独秀。在口服、吸入与注射中都有成熟产品,彼时已上市5个产品,且是的主要盈利来源。

  而强生欲收购Actelion的意图也十分明显:希望Actelion(PAH药物)能和杨森制药业务产品形成强势的互补。从短期看,强生希望Actelion能填补其明星药物在专利到期后可能面临的仿制药竞争失利情况;从看,Actelion能够有力补充强生在罕见病领域的产品组合。

  当时,不光是强生看中了Actelion,健康快讯赛诺菲也曾向Actelion抛出了橄榄枝。不过最终,强生以300亿美元的高价达成收购协议。然而,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健康快讯该笔收购并不成功。SVB Leerink的师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强生收购Actelion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也是近十年中最糟糕的生物制药收购之一,因为这笔交易不会在强生的有生之年创造价值,反而会带来约150亿美元的损失。

  2、拜耳收购默克的消费者健康业务

  “此次收购对拜耳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我们将通过自身增长和补强收购,继续扩大我们在充满吸引力的非处方药领域的业务,”拜耳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尔金• 戴克斯博士曾在该收购交易完成交割的时候(2014年10月1日)表示。

  彼时,其收购默克的保健消费品业务主要包括治疗感冒、过敏、鼻炎和流感、皮肤病产品(包括防晒),还包括足部健康以及胃肠道类产品。最重要的品牌包括抗过敏产品Claritin(开瑞坦)、防晒产品Coppertone(水宝宝)、肠胃疾病产品MiraLAX以及抗感冒产品Afrin,在和拉丁美洲市场还有足部健康产品Dr. Scholls(爽健)。这些品牌是对拜耳现有非处方产品组合的补充。

  不过,在完成收购仅4年后,收购而来的两个明星产品防晒品牌Coppertone和足部护理药物Dr. Scholl在一次重大重组中被砍掉了。其实,自收购以来,该业务部门的经营状况就很糟糕,收购完全没有起来促进业务的作用,且收购价格大约是该部门产生收益的6.5倍。

  近年来,CAR-T疗法逐渐成为肿瘤细胞免疫治疗的“新贵”,并被看做是癌症患者“治愈”的新希望。而Gilead斥重金收购的Kite Phar可以说是细胞疗法的领军企业之一。该的首款CAR-T疗法Yescarta(axicabtagene ciloleucel)在难治性性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并于2017年10月在美国FDA获批上市。

  吉利德花费119亿美元重金收购Kite却不止是为了Yescarta这一款产品,而是为了整个抗癌细胞疗法的技术平台。此举当时也被拿来与2012年吉利德以112亿美元巨资收购了药明康德集团合作伙伴Pharsset(获得了丙肝重磅产品,改变了丙肝治疗的格局)相比较:吉利德收购Kite后是否也会在细胞疗法领域带来同样重量级的改变?

  从Kite唯一获得批准的产品目前的商业化价值来看,这款产品与预测的销售情况相差甚远。在2019年第三季度,Kite这款唯一获批产品Yescarta在全球的销售额仅为1.18亿美元。而在两年前吉利德收购Kite之时,曾预期Yescarta的年销售额峰值将会达到20亿美元。因此,Leerink Partners员Geoffrey Porges将该交易列为过去10年最糟糕的交易之一,指出该集团的交易“导致零价值”。

  不过,从吉利德2019年年报来看,Yescarta在去年全年取得了4.56亿美元的销售业绩,相较于2018年全年2.亿美元的销售业绩,实现了72.7%的增长幅度,这也是吉利德该年度除艾滋病药物Biktarvy之外,业绩增速最高的产品之一。可见,Yescarta目前还处于市场扩张期,未来的销售情况还是可以小小期待一下的。

  图表2:吉利德Yescarta历年销售情况(亿美元)

  来源: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但是,吉利德所收购的Kite也为其招来了官司:Kite被BMS子Juno提讼,称其相关CAR-T的专利权。而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陪审团判定吉利德子Kite侵权,要求其赔偿BMS子Juno 7.25亿美元。

  虽承受着销售额及专利赔款的双重打击,但吉利德方面仍然表示,“细胞疗法有潜力成为治愈多种癌症的基石……该领域是一个开拓性的平台,随之而来的是预期之内的挑战。我们仍期望Kite成为未来增长的重要推动力。”

  Bioverativ是渤健于2016年8月将其血友病业务剥离而来的新。也就是说,Bioverativ的业务主要专注于血友病和其它血液疾病的治疗与研究。由于是业务剥离而来的,因此Bioverativ的管线也继承了渤健的成熟血友病产品Eloctate(重组VIII因子Fc融合蛋白)和 Alprolix(重组凝血因子IX Fc融合蛋白)。

  而赛诺菲花费上百亿美元收购了Bioverativ,主要是想为罕见血液疾病产品的增长提供一个新平台。然而,无奈对手太强。在交易完成约1年后,赛诺菲的高管就表示,罗氏血友病产品Hemlibra的成功上市,让Bioverativ的相关产品举步维艰。

  Onyx制药是一家专注于抗癌药的生物制药。而安进之所以会收购该,主要是看中了其核心产品——多发性骨髓瘤药物kyprolis。该药在上市第一年便获得00万美元的收入,第二年几乎翻倍。因此,安进认为该药物有较大的增长潜力,特别是扩大适应症后销售额会加速增长。

  然而事与愿违,由于适应症拓展未能按计划进行(2016年Kyprolis在对新诊断患者进行的3期临床试验中失败,错失了进入一线治疗的机会),再加上如强生的Darzalex、新基的Polyst等多个竞争对手快速崛起等原因,在2019年前三季度,Kyprolis的全球销售额为7.78亿美元,虽全年有望首次突破“重磅”门槛,但离预期值(20-24亿美元)甚远。而在美国,其Q3季度销售额已经出现同比下降的态势,由此看来,Kyprolis的销售峰值或许便定格在10亿美元上下,未来的销售趋势可以预见。而安进2019年的财报也了这一点,健康快讯去年全年kyprolis的销售额为10.44亿美元。

  图表3:安进Kyprolis历年销售情况(亿美元)

  来源:财报,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总的来说,该药在6年的时间给安进带来的收入却不到50亿美元,而收购却用了104亿美元。由此看来,该笔收购并不能算上成功。

  为了获得癌症药物Rova-T,艾伯维在2016年花费了102亿美元的巨款收购了肿瘤药企Stemcentrx。当然,这也是艾伯维试图摆脱其对修美乐的依赖的一个动作。当时,Rova-T被看做是治疗小细胞肺癌的第一种并发症疗法。

  但天有不测风云,艾伯维将之收购后,有关Rova-T的坏消息却不断传来:

  2016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一项I期研究的初步结果表明,Rova-T在26名(39%)高水平DLL3患者中有10名给药后出现反应,41名(68%)患者获得临床受益,中位期延长5.8个月(在历史平均水平之上微微改进)。

  2018年,在一项旨在支持该药物用于三线小细胞肺癌治疗申请的II期试验中,其带来的客观缓解率仅为16%,中位期更是降低到5.6个月。这一结论艾伯维放弃了为Rova-T疗法申请加速审批的计划。

  同年12月,艾伯维表示“将在数据监测委员会发现接受标准化学疗法的患者实际上比Rova-T组的患者寿命更长之后,停止该项研究”。

  2019年8月,艾伯维正式宣布退出Rova-T相关试验!

  原本,艾伯维还期待Rova-T的年销售峰值达50亿美元,并用其填补修美乐在专利到期后的空缺。然而,现实却给了其重重的一击。随着Rova-T相关试验的停止,留给艾伯维的只有收购Stemcentrx后的。

  结语:收购往往是企业为了丰富自身产品线、获得重磅产品或技术平台等的一种手段。而上述收购案的并购金额都达百亿级,最低102亿美元,最高达300亿美元。以上每一起收购如果成功,或带来巨大的行业震动,或诞生重磅。

  然而,由于所收购的产品销售不达预期、产品研况(包括适应症拓展)不达预期或市场竞争激烈等情况影响,最终并购后到预期效果甚至出现了利益受损的情况。可见,即使是收购经验丰富的大型药企,也会出现并购翻船的时候。机会总是与风险共存!

  原标题:百亿美元买“麻烦”!近十年最失败的6起百亿级医药并购案例

原文标题:健康快讯-盘点近十年最失败的6起百亿级医药并购案例 网址:http://www.lhyq.net/jiankangkuaixun/2020/0326/75999.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落花有情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