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接连落马的退休厅官 每个人背后都藏着旧案

今日快讯 2019-09-08200未知admin

  原标题:内蒙古接连落马的退休厅官,每个人背后都藏着旧案

  退休之后仍然被查落马,这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这两天就有媒体在讨论,安徽省能源集团董事长白泰平退休六年半后被查,刷新了安徽落马官员纪录。即便有例在前,内蒙古自治区这两天的动态还是挺少见的。自本月17日开始连续三天,内蒙古每天都有一个退休厅官落马。

  17日是2012年就已经退休的内蒙古经信委原副主任崔臣,18日是去年退休的乌兰察布市政协主席常永福,昨天则是今年刚退休的内蒙古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理事长杨阿麟。今天还有没有呢,反正最晚明天也就知道了。

  内蒙古这片土地山高路远,风吹草低,人们才看到动物凶猛。如果要把已暴露出来的腐败回顾一遍,怕是千字以内打不住,好在我们已有多篇文章关注,可供浏览。

  昨天落马的杨阿麟,为“风口”上的全国农信社系统,再添一腐败例证。不过他还不是内蒙古农信社首个出事的,早在2014年他的老同事、内蒙古自治区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党委副书记武文元就落马了。说起来,这几年内蒙古金融系统可以说是出了“窝案”。除了农信社外,还有内蒙古银行前后两任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成林和姚永平,以及内蒙古金融投资集团党委书记王振坤等一批人。其中杨成林涉案金额6亿元,也够吓坏一批宝宝的。

  说到这,很多人会想到自治区原常务副主席潘逸阳。他在内蒙古分管的正是财政金融,也正是在他落马前后,杨成林等人纷纷倒下。潘逸阳是2010年调任内蒙古的,也是这一年杨阿麟开始担任农信社主任、理事长,潘、杨、武三人职务开始产生交叉。在金融体量并不庞大的内蒙古,多家金融机构都有人出事,恐怕和潘逸阳“上梁不正”不无干系。

  杨阿麟退休后仍然被查,说明潘逸阳虽然落马已久,但他留在内蒙古金融系统的“遗毒”仍在清查之中。腐败分子被查了,但他们给所在机构留下的亏损坏账、隐藏的金融风险,却不是把人抓起来就能弥补上的。

  和杨阿麟一样,崔臣和常永福背后的事儿也不小。常永福落马后,很多人都联想到了乌兰察布当年的这个常委班子。当年的市委书记王学丰、市长陶淑菊这对如鱼得水的搭档已经双双落马,原市委常委、集宁区委书记的杨国文也于今年6月落马。

  不过在这个班子里,常永福比他们三个都资深。他是本地干部,而且早在2004年就以市委秘书长的身份跻身常委班子,后又位列市政协主席,在乌兰察布,可以说是真正的树大根深,想必他落马后,其连带效应要比另外三人更大。

  崔臣是以自治区经信委副主任身份退休的,但他此前有个更为显赫的职务: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包钢是我国重要的钢铁生产基地之一,高峰期年销售收入达千亿以上。但和大多数钢铁公司一样,包钢这几年也陷入了经营低潮期。而和别的钢铁公司不一样的是,包钢不但业绩出了问题,领导层也出了问题。

  2010年崔臣调离包钢后,接替他的是他多年的老部下周秉利。周秉利应对危机的办法之一,是让大量工人下岗,为此还写了一封“泣血公开信”。但他大概并没有与工人同甘共苦,去年自治区检察院以反贪文件的方式公布,周秉利已被采取强制措施。

  再之后接手的,仍然是出身于包钢的魏栓师。“火线换帅”两年后,包钢的转型之路仍然艰难。今年4月,上交所发布通告点名批评包钢,指“时任公司董事长的魏栓师、董事会秘书董林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违规”,魏栓师黯然辞职。

  崔臣在包钢集团担任副总、董事及董事长的那几年,正是钢铁业凯歌高奏的时代,而他离开的时候则是包钢最为困难的时候。那么赶上风口的那几年里,在业绩飙升掩盖之下,包钢的根基又被挖去多少?仅举一例,2014年包钢原建设部部长杨光被查出房产12套,贪腐一千多万。

  曾经在很多人看来,退休后加入逢年过节被慰问的老同志行列,往往意味着“平安着陆”。于是有些人原本绷着的神经松了下来,小动作又多起来了。白泰平就是直到落马前还在违纪。而杨阿麟这些人的落马则表明,不但退而不“休”会被查,当年在任时的留下的那些烂账,早晚也会被追究到头上。这既警示“老同志”要保持晚节,又警示在任者,违纪违法无路可退。内蒙古连续查处退休厅官,昭示的正是清除腐败、净化政治生态的决心。

  责任编辑:吴金明

Copyright © 2010-2020 落花有情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