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肉文-第1部分

科技快讯 2020-05-18163未知admin

  我(韦岸,阿韦,小宝)32岁(2005年)骏驰贸易总经理(法人代表)

  95年大学毕业在建行上班至98年底,98年中500万大,同年与秦俊合伙办,从此成为秦的得力幕僚。

  其中一辆灰色别克商务车紧随着一辆黑色奥迪轿车,同速飞驶着。两辆车都挂着w市的牌照,奥迪是××00002,别克是××00138。

  韦岸开的是奥迪,跟着汽车音响轻松欢快的小夜曲,他轻声吹起同样欢快的口哨。秦喜欢坐他开的车,也喜欢听他吹口哨。但现在他吹口哨完全是为了调节车里稍稍有些尴尬的气氛,也为了缓解一下自己和老俞的紧张情绪。

  说尴尬的气氛,是指车上各人的:秦的情人叶薇(至少在圈子里是半公开的)由于怕晕车而坐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本来宽敞的后座上由于秦和一个丰韵美妇坐姿太占的原因,老俞只能缩在一角,可怜巴巴地紧贴着车门;当然,尴尬的焦点在于被秦搂在怀里的美妇的身份——老俞的妻子!

  更让人尴尬的是,秦不仅搂着下属的老婆,还当着他的面,把手他老婆的衬衣里若无其事地着里面的ru,捏得人妇羞红着脸直钻进他怀里,大气不敢出。

  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玩游戏,秦从来没有对韦岸避讳过,甚至活动地点、联系的事也经常叫他安排。圈子里以秦官最大,宣传部林部长、局叶局长、马台长、中行方行长都是秦一手提拔的得力部下,自然是常客,的都是一些随时“听诏”的非“常任”。圈子里有一个不成文的,那就是县局级以上的可以带自己的情人小蜜参加,处级(含)以下的,必须带自己的妻子参加。想想也是,那些县局级以上的老干部,家里的糟糠妻大多又老又丑,拿出来也没人要,于是都拿情人去换。而那些别有所求的处长科长、小官小吏们(当然其妻还得漂亮,起码得入大官们的“法眼”,不然,连入圈的资格都没有)就苦了,苦口婆心地做妻子的思想工作,极尽所能、千方百计地把羞答答、哭啼啼的结发娇妻送人滛乐。想起那些小吏们战战兢兢送妻入他人怀中的滑稽情形,韦岸常常觉得既又好笑。

  其实,这些大官的情人们大多年轻漂亮,其中甚至还有在本地小有名气的演员、模特、电视主持人;而那些小吏们的妻子虽然都有些姿色,但多半还是平常妇女,其容貌风情哪比得上这些“傍大官”的情人。所以,当小吏们把娇妻送到大官的怀里、大官把情人往他身边推时,经常会听到大官的一句话:“便宜你小子了!”自己还得赶忙回道:“谢谢×长!谢谢×长!”

  诚然,就美貌、身材等物质状态而言,这些大官在交换中的确是没占多大便宜,但他们得意的是上的享受——这些可都是良家妇女!千金难买啊!向丈夫以外的男人羞答答地展露自己平时深藏的三点神秘,最宝贵隐秘的地方还要容纳陌生的坚硬的,她们可都是头一次啊!那份新鲜、那丝生涩、那缕娇羞、那声泣吟,甚至那滴莹泪,在那些风马蚤情人身上怎么体会得到?

  甚之,当着那些唯唯诺诺的丈夫的面,堂而皇之地尽情亵弄这些娇羞不已的人凄,他们有一种做的感觉——这个“”的主意真是绝了!

  同样地,老俞为了巴结秦,好让他的工商局人事处长职位能再往上提一提,通过韦岸和秦俊的关系加入了秦的游戏圈子。韦岸曾目睹过老俞第一次把妻子送到秦卧室门口时,既兴奋又懊悔的;也清楚记得老俞妻子——郑淑文,这个受人尊敬的老师、小学主任,第一次作为交易筹码步入秦卧室前,脸上的两行清泪。

  “妈的,还郑老师!这老师可真马蚤,当着老公的面就任人轻薄!官场肉文官场肉文……那软绵绵的大一定手感不错!老俞这只王八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嘿嘿……”现在,韦岸却在心里这么意滛着。

  意滛归意滛,知情归知情,但是现在毕竟是当着自己这个外人的面(哇!从后视镜里能清楚地看到,秦地把美妇人的半只大ru掏了出来,握在手里尽情揉捏着;还有一只手已经钻进人凄裙里,一阵搔弄……),人家老婆被别人任意亵弄,可以想象老俞此刻的心情肯定是既尴尬又紧张的——他自然不希望前面开车的人窥见后面的滛靡状况。

  于是,韦岸尴尬着老俞的尴尬,紧张着老俞的紧张,吹起了轻松的口哨,时而还跟老俞聊一些关于年底市里的话题,以示自己根本不知道后面的状况;再则,也暗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年底要紧,想开点,别为了小事而误大事。

  秦对着后视镜里的韦岸满意地微微点头,不知是对韦岸善于把握情势、随机应变、调节气氛的能力的肯定,还是对韦岸的善解人意表示赞赏——自己现在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呢?当着老俞面,把他老婆下面都摸出水了!他嘴上不说,但心里肯定在地骂我吧?他敢!这王八羔子,不想升副局长了啊?嘿嘿,谁叫你老婆这么马蚤、这么大、逼水这么多?不摸她我还摸你不成?……嗯,阿韦这小伙子真不错,成熟稳重、机智果断,是个人才!比我那成天惹是生非的宝贝儿子不知强多少倍啊……

  跟老俞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腔,韦岸的视线却时而会被后视镜里郑老师泛红的娇颜所捕获——那是半面春情难耐的人妇羞颜(因为她整个上身都钻在秦怀里,只能看到侧面),桃红桃红的,与胸前半遮半露的大的雪白形成鲜明的对比。心里又想象着这一行人在一天后青岛之旅的香艳荒滛景象,韦岸感到自己的裤裆搭起了帐篷,尤其是想到后面别克商务车里那个办公室秘书科长田浩的妻子白芸的时候。

  那是个邻家碧玉型的小美人儿——1米57、58的个子,看样子不到90斤,小巧玲珑、娇柔得惹人从心底里怜爱,“小美人”,是对其最恰如其分的称呼。清丽秀美的脸上不施粉黛,微翘的鼻尖、水灵灵的眼睛、弯弯细细的眉毛、长而自然上卷的眼睫,还有白皙里透着淡淡粉红的嫩肤,一切都显示这是个都市中难得一见的纯情——单纯和娇小中却又透着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坚强和智慧。早上出发前,经田浩的简单介绍后(原来也是郑淑文那个什么南城小学的老师,教语文),礼节性地握了一下她软绵绵的小手,韦岸就觉得自己的下面腾地跳了一下。

  几天前,秦俊就邀他参加这次“艳会”,说有新鲜货,还向其父暗示阿韦金屋藏娇(指苏文媛)。幸亏秦对他重视有加,向来不会他做什么。对秦来说,女人多得是,为一个女人伤了得力的心,不值——因为他知道韦岸不喜欢这种游戏。何况韦岸这几天确实要上谈一桩大生意,于是就让他顺一起来青岛,再坐飞机去,三天后来青岛汇合,轻松玩一天再一起回去。

  秦俊说的“新鲜货”,指的应该就是刘局长的二婚新妻何盈丹和小巧玲珑的白芸了。那何盈丹好像是哪个外资的部门经理,看上去也是,典型的白领女性,漂亮、干练、有礼有节,但不冷不热的言谈举止中透着一丝高傲。

  “刘局长是秦的妻表弟,秦俊不是得叫她表舅妈了?——这小子,乱囵的事也干,嘿嘿!不过,这次秦俊不是带了女友黄菲儿来吗?她是不是也要和未来公公来一次乱囵呢?简直大乱套了!——妈的,这什么!”韦岸这样想了一阵,心底里却不禁为那个小巧玲珑的白芸担起心来,“这么纯情的……小田这龟儿子怎么舍得?……他肯定还没跟她讲的事吧?……她在陌生男人怀里会是怎样一种害羞的表情呢?被陌生rou棒插入的一霎那,她是兴奋?紧张?害羞?还是会哭呢?……但愿,她会坚强地这些的男人!”

  离青岛越来越近了。在韦岸心里,白老师就像一只渐渐走近狼窝的小绵羊,而他现在能做的,官场肉文也只是在心里它能凭着自己的智慧平安远离恶狼……

  看着一排排叫不出名字的笔直的树往后飞快地闪过,还有远处宽广辽阔的田野不断地变换着黄和绿的色彩,白芸的脸上难掩兴奋和惊奇的神色——作为一个很少出远门的江南女子,山东已是她去过的最北的地方了,所以胶东平原的北方景色对她来说是那样的新鲜和有吸引力。

  前几天“大姨妈”来得特别凶,量大得让她坐立不安,心烦不已。昨天刚刚彻底洗净,今天就出发去旅游了——真是个好兆头!所以白芸今天心情特别好,就连窗外这些在别人看来平淡无奇的景色,在她眼里也都成了天堂仙境。

  “前些天大姨妈迟迟不肯走,肯定把阿浩这家伙给憋坏了,嘻嘻……这个死阿浩!不让他碰我身子,竟然上网下载那些乱七八糟的黄,还隐藏文件,以为我是电脑盲啊!什么娇妻,什么帮妻子去,天底下哪有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哪有那么傻冒的丈夫?!不过也怨我自己这几天身子不争气,把他憋得只能看看那些小说解渴了,嘻嘻……今天晚上一定好好补偿他一下!嗯……

  田浩是因为偶然瞥了一眼后视镜,才发现后面的状况有些异样的:秦俊和刘局不知何时调换了,刘局的新婚夫人何盈丹正斜卧着,头枕在秦俊的腿上,好像是睡着了,但秦俊的右手却分明放在她包着薄裙的翘臀上,手指还在臀缝的上不停地动着!而秦俊的未婚妻黄菲儿坐在最后排靠窗的上,刘局的左手却出现在她的左腋下,包着她的半个ru,右手看不见,但从右肩的微动中显然可以知道右手也肯定在她的某个部位(是两腿间吗?)滑动。

  由于角度的关系,田浩看不到二女的表情——其实,何盈丹此刻正在享受和受秦俊——这个叫她“舅妈”的在她臀间抚摸的感觉,双腿和两瓣臀肉痒得一夹一夹的,脸上一片潮红;而为了讨好秦俊、在其软磨硬施下初次答应这种要求的黄菲儿,此刻则被刘局——这个她叫作“表舅”的胖男人搂在怀里上下其手,受着那张呼着热气的嘴在耳边轻声滛话,一根粗粗的手指已经而又地挤进她的腿根处,隔着薄薄的在她羞处抠挖揉搓着,直揉得她心惊肉跳,又怕人发现,还得装出一副看窗外景色的神情,水汪汪的眼睛却泛着迷离的,脸上已是两朵红云。

  把韦岸送到青岛机场后,一个人开往旅馆的上,田浩一直在想韦岸那句半开玩笑、半带暗示的话——“你小子好福气,娶了嫂子这么个小美人!要是我,还真舍不得带她出来见人呢!搁在家里多保险啊,外面太多了。小心刘局和阿俊这些大、小哦!呵呵……生气啦?算我没说!”

  田浩平时和韦岸接触得不是很多,但知道他可是秦身边的红人——虽然无官无职,但是就连那些趾高气扬的局长、处长们见了他,也是称兄道弟、甚至低头哈腰的,更别说那些腰缠万贯的老板了;遇到、商场上的难题,很多人只有通过他,才能进秦的门。

  作为秦的直接秘书,田浩隐约知道在身边有一个相当隐秘的圈子,好像在玩什么“”的游戏(秦俊向他透露的)。一些一心想巴结秦的处长、科长不惜以娇妻的为代价,参加到这个小圈子中来。而安排小圈子活动的,好像就是这个韦岸。

  “那么他刚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这次青岛之旅也是小圈子的一次活动?”想到这一节上,田浩的心不禁一凉。

  怪不得前段时间秦俊经常在他晚上加班赶稿子的时候,来他办公室里上网,还下载了很多se情小说给他“解闷”——什么《帮助妻子去》啊、《真实的》啊,还有《交换之乐》、《娇妻》、《大学生交换女友》……都是些戴绿帽呀的。起先他觉得这些文章有点,但看多了以后也不禁心潮澎湃起来,尤其是那篇《帮助妻子去》——他从不知道这些se情网站上竟有这么出色的作者,那文笔连他这个写了9年文章的市长秘书都自叹不如!其中细腻丰富的心理描写,更是让他感到自己的孤陋寡闻——原来看娇妻被人滛也可以产生那么强烈的!

  当他对这类文章产生强烈兴趣、并有点上瘾时,秦俊开始适时地、逐步地向他透漏了一些关于他们这个小圈子的事情:某某处长为了升副局,参加了这个圈子,现在升副局了,也上瘾了,还照换不误;某某经理想在生意上得到秦的照顾,也带妻子参加了这个游戏,起先妻子哭啼啼的,现在竟成了的常客;有个秦一手提拔的女副县长竟然硬是拖丈夫来参加游戏,还说是来“换夫”

  的呢,等等。并暗示着他,说只要想开了,参加这圈子的好处太多了:一可以博取领导的好感和信任,晋级在望;二可以享受更多人凄的滋味,不枉一生;这三嘛,当然是最的——看看老婆在别人胯下的羞态和媚态!

原文标题:官场肉文-第1部分 网址:http://www.lhyq.net/kejikuaixun/2020/0518/89915.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落花有情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